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我想这是一个世俗的爱情故事。(上)

*大概是王肖吧。


*终于搞出来了我简直是天地良心对不对


*发一半断后路。


-

1


王杰希把喝干净的碗往桌上一顿。


王杰希说:“我要卖房子。”


桌对面林敬言正喝豆腐脑,一口呛得差点背过去:“怎怎怎么了?不是住得好好的吗?”


王杰希叹气。


“肯定是一个人住久了,空虚寂寞冷。”方锐嘿嘿笑,看林敬言缓不过气,凑过去抚他的背:“林大大是不是很庆幸自己没有落到这个凄惨下场,还不快感谢我。”


“呵…别闹,快点吃完。”


我是怎么了想到来找喝甜豆腐脑的人商量。


王杰希神色凝重地咽下最后一口油条,擦嘴走人。


2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


楼下的花店盘了一个更大的门面,搬迁那天大家都去帮忙,王杰希也去了。


小老板在这开了七八年,想来感情深厚,一谈到搬迁,小辫子都耷拉下去了。


王杰希安慰他:“都在同一个城市,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这不是重点!”张佳乐三百六十度邓不利多摇头,“花店的新门面是霸图押送的地产,我以后要给那个黑帮头子打工了啊啊啊!”


说好的银行保护神呢黑帮头子是什么鬼。


王杰希觉得自己脑回路被搅和的和早八点的三环似的,张佳乐又补了一句:“本来大孙可以把门面买下来的,但是他电脑被黑了,361杀毒的专家联系不上,拖也拖不了多久,现在只能过去了。”


“这和电脑有什么关系…”


“重点是,现在这个门面已经被人买下了,而且就是在大孙电脑被黑的那两个小时里,”张佳乐满脸卧槽,双手往对面肩膀上重重一拍,“这肯定是阴谋!天大的阴谋!”


张佳乐激愤到唾沫横飞,被摇晃得十分均匀的王杰希不知道该接什么好。


“…那你就找个借口不去不就是了…”


“而且人家已经到门口了。”


“人家?”


张佳乐下巴一抬,王杰希顺着方向看去。


然后他看到了今生难以忘怀的一幕。


3


“你说你那天为什么要和韩文清一起来。”


肖时钦埋头算账:“什么为什么和韩文清来…除了叶修生日我什么时候和韩文清一起过。”


“我说你搬过来那天,”王杰希拿个板凳坐他旁边,“你俩往门口一站,满地都是钱包。”


他看见肖时钦顿了一下,像是遇到什么问题似的抿唇。


“开业不打折就算了,就这么对待未来的街坊啊?”


“你个梆梆,就两块钱打什么折,”肖时钦账本一合,“坑谁呢。”


“你说坑谁呢。”


王杰希声调跟说书似的,肖时钦终于破功,转过来笑着往他肩上倒:“好好好,你什么时候吃过亏。”


4


王杰希记的很清楚,当两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时,世界都安静了。


然后有掌声响起,先是孤零零的一声,然后像下大雨一样噼里啪啦,格外清脆。


自己的手明明还插在口袋里…


王杰希环顾四周,地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钱包,脚边躺着自己的皮夹,对面有个北欧田园风印碎花的。


“噗。”


戴眼镜的男人憋笑憋得浑身颤抖。王杰希神情微妙地看看张佳乐,后者凶巴巴地瞪了两人一眼,红着脸把钱包收起来。


“好吓人啊…”


“这年头搬家公司的怎么这么可怕。”


“旁边这个戴眼镜的看上去人还挺好的,左边这个怎么长得和门神似的。”


“哎哟我的妈钱包怎么掉出来了!”


“卧槽怎么满地都是钱包!”


围观群众刚刚反应过来去捡钱包。两个人走过来,门神脸问:“你是张佳乐吧?我是霸图的韩文清。”


“居然是你来…”


张佳乐回头细细打量一圈,对清一色撅着屁股的街坊们一摆手:“哥走啦。”


张佳乐一步一回头地和韩文清走了。王杰希和眼镜干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王杰希安慰似的低声道:“他还是很留恋这里的。”


“你说什么?”


八卦完的大家开始大声和张佳乐告别,外面搬家的卡车很和时宜地轰鸣起来。


“我是王杰希。”


戴眼镜的男人微笑:“我是肖时钦,请多关照。”


5


肖时钦在原来的门面上开起了雷霆小商品超市。


说是小商品,其实就是两元店。


“两块钱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都来看看啊!全场卖两块,全场只卖两块!亲爱的朋友们,您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图的不就是个提高生活质量。外面的东西贵还不一定好,但是我们这儿的东西,天地良心,假一赔十!”


“小戴你搞的什么玩意…”


门口音响声音大得盖过了车喇叭。肖时钦张大嘴巴,拎着两碗热干面进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的小姑娘坐在柜台前玩电脑。


“谢谢老哥,”戴妍琦接过热干面,没打算挪窝,“诶你张着个嘴干嘛?”


肖时钦关掉音响:“保护听力,从小事情做起。”


这个槽点怎么明显的和陷阱一样。


“有心思吐槽不如帮我看会儿店,”肖时钦把钥匙扔在桌上,“我吃完了出去转转,可能中午不回来吃饭,啊。”


你到底是来开店的还是来体验生活的。


还有你为什么要从后门出去,大门明明就在你背后两步。


6


肖时钦刚从后门出去,马上就有人进来了。


“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我说…”


“诶妹子你是店主吗怎么第一天早上就那么吵啊头天不是已经放过鞭炮了吗我跟你说今天早上那个rap吓得我眼睛都没睁直接从床上飞了起来难得的假期啊懒觉都不能睡了啊根本毫无人性啊妹子你这么纯良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呢你说对不对啊…”


“呃对不起我们已经关了…”


“啊我知道是已经关了但是万一以后某一天早上一不小心又开了怎么办!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健康才有希望和未来…”


我靠这个人肺里是有蓝鲸自由飞翔吗我听着都晕了他丫的连气都不喘!


青年balabala说个没完,戴妍琦被噎得手足无措,视线在两个人身上转来转去,心想旁边这个眼神闪亮的家伙不会也是这种货色吧,老哥这店还是不要开了比较安全。


正这么想着闪亮滴眼液代言人(伪)就开口了。


“黄少ballball u停下好吗,你口水飞人家美女脸上了。”


我了个去这种事还真的说出来了。


“卧槽方锐我可是在和新来的邻居友好谈话你居然半路倒戈!No more friendship!决斗吧!”


“哎哟有话好说么黄少!别动手!”


巨肺青年抄起角落撑衣杆对着闪亮双眼就是一记拔刀斩,后者轻巧一闪,顺手举起旁边折叠板凳招架。巨肺手腕一抖唰唰唰又是三道寒光,追着人往里头钻。


已经没人关心音响的事了。两人在货架间不大的空隙里叮铃咣啷战成一团。


戴妍琦现在也想出门遛遛。


7


有句话说得好,everything is OK in the end ,如果不够好,说明还没到最后。


最后肖时钦终于回来了,当然还是从后门进来的。


店里像是有兽群过境。戴妍琦正在内心崩溃,背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老哥,后面还有一个高个子男人,表情平板,眼神似乎有点无奈。


两个人还在钻来钻去。高个男人朗声道:“黄少天,方锐,你们在店里闹,还要不要别人做生意了?”


“哎哟老王早啊。”方锐笑嘻嘻,向左小跳躲崩山击。


“方锐,我刚刚在林敬言店里吃早饭,他和我说你去买个保险丝买了快四十分钟,要不要我打电话告诉他你在这和挚友pvp?”


“卧槽我忘了我忘了…”方锐心虚地摸摸鼻子,“这个这个…我我我马上买了就回去…”


店里东西摆设已经回复了整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没有人能想像几分钟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怎样的恶战。


果然是高手在民间吗,戴妍琦想。


肖时钦叹气:“刚才真是谢谢你,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杰希也是一脸无奈,“不客气。以后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刚刚和你说的那个茶,现在就可以泡,要来一杯吗?”


“好的,谢谢。”


哇这语气有点厉害,老哥这是勾搭上什么大神了?


肖时钦去泡茶了,大神在店里转悠,估计没注意到她。戴妍琦回到柜台里坐着,偷偷打量他。


我的妈有点帅啊虽然是面瘫…诶,眼睛似乎有点儿…是不对称?天生的还是造型艺术?但是似乎没有迹象表明不对称和白polo是本季最新流行风尚…难道说这就是高人的品味?!


“好烫啊…”


肖时钦端着茶过来了。王杰希转过目光来,戴妍琦赶紧掩饰自己的失态,转头去问哥哥:“他是…?”


“哦,这位是王杰希。我昨天过来时和他聊了一会儿,他说这儿奇人特别多,尤其是一个话特别多又喜欢找人决斗的,叫我平时注意一点,”肖时钦笑着望向身边的人,“早上我碰到他,他和我说音响声音太大,待会儿肯定有人来,叫我关了和他出去晃一会儿再回来。这是我表妹戴妍琦。”


青年颔首:“刚才真是辛苦了。以后请多关照。”


“谢谢…”


忙活了一早上总算碰到一个正常人而且还如此热心,尽管无法忽略外表上的奇妙之处,戴妍琦默默给这位新认识的街坊打了九十分。


至于为什么不是满分…


眼前这两位好像是不是熟络的有点过头了?


tbc


最近真是勤快。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9)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