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啥都想写。

Ghost in the shell.

随便做个记录。
前提:二刷。在此之前完全没看过原作。

开头人造身体出来的时候全场都在笑,估计觉得是要看到裸体了,结果出来是贴身皮衣。如果说导演想靠这个搞搞噱头,还是太低级了,实在是对女性不尊重,当时的气氛让我很不舒服。
同理还有中间被拷在钢管上那段打戏,反派的表现实在让人觉得恶心,一股极端下流且做作的气氛。

素子的形象没毛病,斯嘉丽英气的五官配这个发型很好看。
开头和结尾跳楼的画面美出帕金森。当时我浑身都在颤抖,心想:完了,这就是我的理想。
很多人说电影版ooc,但作为没看过原作的人,觉着电影版素子真的很棒,冷硬和淡淡的人情味,比起所谓(原作)的母猩猩来讲更容易被大众接受。人家拍电影是要赚钱的啊,...

That's how I started to fall. 1

我和大河的关系称不上好,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愉快,就是叫他出来喝酒的时候,他从不会拒绝。

说是喝酒,最后总会变成去我家看电视,然后一起在沙发上东倒西歪,睡得天昏地暗。喝酒只是一个幌子,平时上班已经喝得够凶了,我只是想在休息的时候有个人陪着。奇怪的是,每当我提出想去他那儿看看,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以至于我们同事了差不多两年,我还一次都没有在他那儿过夜。

“是因为有女人吧。”

圣也先生带回来的那个孩子总是笑眯眯地这么说。

是不错,但他刻薄成性,这话反而像只薄薄的小刀片,刮得心头痒痒的难受。

“诶--莲先生和大河本来也不是朋友嘛。怎么,是因为营业额下降了,很担心他吗?”

作为下级,是不能随...

人造光

光做了一个梦。

他蜷坐在自己的儿童时代的小床边,偷偷摸摸地啃啮半个发硬的三明治,撕下来的皱巴巴的包装纸随手丢在脚边。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他马上往里面又缩了一点,刚刚好离开从门口能窥视到的最大范围,吞掉手心里最后的残渣,他深深屏住一口气,任心跳声淹没所有感官。

沉重的脚步声转向另外的地方。他长长地、平稳地送出那口气,浑身放松下来,悄无声息做出咂嘴的动作。

“咦……”

清脆的童声如同阴曹地府的召魂铃,驯化入本能之中的恐惧瞬间电流一般击穿了他的脊椎,然后,光几乎是同时注意到,那片该死的包装纸还躺在床脚边--正对着大开的房门。

“妈妈,这里有包点心的纸耶。”

完了,他耳边响起这两个字。...

有些东西不能不拿但是又不知道要拿来做什么。

方士谦心情很好。
刚刚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有个小姑娘看他走过来,往他手里塞了个什么玩意儿,说是什么试用装。他没在意东西是什么,全看人脸上去了,嘴唇薄了,但眉眼生得不错,笑眯眯的很甜。学弟还是很多年前的学弟,他想,学妹倒真是一年比一年好看。
等走远了,他把手里东西拿着一看,白色一小管,凡士林,清香型滋润款,掂一掂,别看小小的,可能里面还不少。
方士谦有点懵,他读的这个学校不南不北,冬天虽冷,但还不至于冻裂手脚,没有擦霜的必要。他一个北方爷们,凑在镜子前抹凡士林,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大概会丢北方人的脸。
不过,好好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人小姑娘在秋风里站得辛苦,怎么好意思丢。好像方士镜是北上来的,不知道他用不用...

我的心里只有学习没有你。

*非洲晴明(我)和欧洲基友的日常

*马上要期中考了,我也不想出寮……。


1


非洲晴明蹲在桌子前抓耳挠腮的时候,鲤鱼精牵着刚带回家的山兔蹦蹦跳跳的进来了。

“阿爸,咱们是不是要给山兔多吃点东西了,”鲤鱼精斟酌着语言,“明儿隔壁家的晴明要来看您。”

非洲晴明纹丝不动。

“阿爸阿爸,”山兔的眼睛比星星还亮,“什么时候给我打御魂啊?”

非洲晴明摆摆手:“跟他说最近别来了。”

他干脆忽略了山兔的问题。

鲤鱼精拖长了声音:“阿爸,你已经很久没带我们出去找达摩吃了。”

“乖。”

“阿爸,”山兔嘟起嘴,“你天天都在看些什么呀,最近也不怎么出...

【水陆松】冰箱里有什么

*睡前故事

*最近看了百物语,老是出这种脑洞,唉。

轻松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除了最里面有一只碗,蓝色,应该是空松的,他最近吵着要"本大爷应援色"的全套日用品,实在拗不过,给他买了碗和马克杯。
里面有什么吃的吗。轻松把它朝自己这边倾了一点,看见里头有像果冻一样透明的东西,不是很多,可能刚刚能盖住碗底。他把碗拿出来,在灯光下可以看出它有一点透明的蓝紫色,表面反射着湿润的光。
是果冻吗?看上去还挺漂亮,没想到空松也开始吃小女生的点心了。
不过为什么要剩着这一口。轻松把碗凑到嘴边,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应该是蓝莓加薄荷的味道,等回来问问哪儿买的,下次去看弟弟们的时候带一点去。空松的审...

【Jack/Daniel】给不速之客安排晚餐总是有点困难

*时间在1和2之间。
*终于也用过这个恶俗(x)的梗了…

-

Jack觉得胃有点不舒服。没办法,外头风声紧,这两天他都没法出门,自然也没好好吃什么东西。

藏身的地下室里只有一个很小的旧冰箱,里面有两罐可乐和一条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剩面包。他皱着眉头打开一罐一饮而尽,把发硬的面包拿出来丢进地上的麦当劳纸袋。

Henley早就退出了小队。Dylan已经有一周没有一点消息了。Merritt上次来看自己都是半个多月前的事了,这家伙还顺走了他一大半的速溶咖啡储备。Daniel?他只能通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鸽子和他的偶像交流。

网络上人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四骑士和他们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他已经开始怀疑...

【水陆松】轻蛙王子

*チョロカラ
*智障童话
*感谢邻居妹妹的脑洞,真是中国好隔壁。

松野皇室的二王子松野空松,有一天,不知道为啥捡了只青蛙回来。
这使他遭到了其他四个兄弟的一致批评--如果只是口头批评就算了,那位阴沉的四王子甚至把猫丢到了他脸上。
“空松哥哥,虽然我们是皇室,也不能随便从外面捡小动物回来养,”末子椴松双手插腰,满脸正经,“不要趁着那个啰嗦的轻松哥哥不在就试图挑战,要是让他回来了肯定有得说你。”
青蛙蹲在空松左手边的盘子里,高高地鼓起了腮帮。
“Don't mind 布拉砸,如此可爱的精灵我一定会carefully无微不至地照顾好的,I love nature!”
青蛙十分配合的呱了一声。
“好痛wwwwwwwww...

【兄组松】三流小说

*邻居妹妹居然是松厨还是カラgirl…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喜(.

*兄组修罗场,时间在十四松恋爱前后。

*睡前乱打,啊眼睛好痛.

-

1

轻松趴在沙发上,把一本旧杂志翻得唰唰响。空松盘腿坐在他脚边照着镜子,时不时转过头看他。
“my布拉砸…”
“嗯?”
“那个啊,这么说可能有点突然…”
“怎么婆婆妈妈的,有事快说。”
“呃,你…是不是喜欢小松?”
“哇这个说法好恶心。我们六个是亲兄弟吧?这种矫情的话就没必要说了。”
“不…我是指肉体上的那种…”
“蛤?!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你是脑子进亮片了吗!”
“诶、但是昨天小松哥哥看oV的时候你在隔壁那啥了吧…”
“什么?!你居然偷窥你的兄弟?!”
“所以原来真的有这回事...

花吐症生存手册续

写着写着又开了些脑洞。
想看别人写!当然我自己也在试着写,但是我这效率(.

14.死循环,a to b ,b to c ,c to a.

15.老天,这家伙在吐爆米花。

16.(被暗恋者视角)I can't just let he/she die.

17.If I refuse ,everything will end.

18.Love makes you fat.

19.不知为啥花吐就停了。

20.认清现实吧,一切只是心理暗示而已。

21.花吐症难道不是一种可以用于战斗的超能力吗?

22.两个花吐症患者在一起了,而且他们的病都没好。

23.最初的花吐症

24.最后的花吐症...

下一页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