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很久没有关注他的动态,前两天FM推到这首,他一开口的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的声线还是我四年前第一次听到的那样,以身边人的标准而言算不上令人难忘,但是超乎寻常的稳定。

かんせる是我最早开始关注的唱见之一。刚入唱见坑的时候,首页一溜儿都是推荐这这这那那那,偶尔加几个有特点的小众,但是没有他,可能那时候还没什么人听他的。我第一次听到还是在某麦麸大手的合唱里(和另一位心头好一起),他声音在那群疯狂作妖的里面是最乖的一个。哇磁性低音,我喜。然后开始搜,一首一首听,他不怎么翻纯抒情,这点很对我胃口,但是有时候凑热门选曲又不符合他的声线(个人意见),听得能笑一节晚自习。

我一个人入坑,又拖身边人下水,卖了一大堆安利,只有他没卖出去。好吧,姑且先独占你。可到现在也没卖出去。很多人不愿意自家火是因为想独占他的好,可是那是建立在有相当的人能意识到他的好之上的。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好。他本应该有更多的关注。

高中毕业之后,和我一起听歌刷题的人都走了,然后我就出坑了。

现在回头一看,当年首页的大热门,现在出道的出道,发专的发专,依旧还是大热门。八爷拿了最佳专辑奖,蝶P也出道了,写歌的不再是原来那群人,没走的风格也不知道飞到哪个黑洞里去了(并没有

所幸,安利站的名单越来越长,终于也有了你的名字。

如果我还没出坑的时候他翻了镜花水月,肯定也会被划到选曲灾难里去。有了距离感,这一点小错误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如果我谈过恋爱又分手,在街上见到过去的人——如果我们还能对对方笑一笑的话,这个场景要是拍成晚八点,大概就是这个BGM。

有节制的表达是一种美德,可是当独自面对过去,一切矜持都是笑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