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有些东西不能不拿但是又不知道要拿来做什么。

方士谦心情很好。
刚刚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有个小姑娘看他走过来,往他手里塞了个什么玩意儿,说是什么试用装。他没在意东西是什么,全看人脸上去了,嘴唇薄了,但眉眼生得不错,笑眯眯的很甜。学弟还是很多年前的学弟,他想,学妹倒真是一年比一年好看。
等走远了,他把手里东西拿着一看,白色一小管,凡士林,清香型滋润款,掂一掂,别看小小的,可能里面还不少。
方士谦有点懵,他读的这个学校不南不北,冬天虽冷,但还不至于冻裂手脚,没有擦霜的必要。他一个北方爷们,凑在镜子前抹凡士林,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大概会丢北方人的脸。
不过,好好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人小姑娘在秋风里站得辛苦,怎么好意思丢。好像方士镜是北上来的,不知道他用不用。
方士谦拆了外面的包装纸壳,把小东西塞进兜,风越来越大,他加快了脚步。

“你也拿了啊。”
“小学妹塞过来的,”方士谦有点得意,“不过我不太用这种东西,儿子啊你要吗。”
方士镜横他一眼,低下头和微积分相亲相爱相爱相杀。
他们名字相像,开学的时候差点误认为是失散多年的兄弟,结果后来发现性格爱好相去甚远,都产生了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惆怅。现在在同一个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只能互认父子以解心塞(虽然两个人都坚持自己才是爸爸)。
方士谦往吊椅上一坐,翘起二郎腿享受浮空感。他瞄了一眼桌面,没做完的六级卷子高数习题和草稿纸堆着,又转过头去问隔壁:“你真不要啊,真不要我就用了。”
“你们北方不用凡士林?”
“到这儿不用,”方士谦往手背上挤了一条,啧了一声,“好香。”
方士镜搁下笔凑过来,伸出手指抹了两圈,感叹道:“哎哟,湿滑。”
乳白的液体在分开的指尖上拉出几根丝儿,方士谦看着看着,忍不住嘿嘿嘿地笑。方士镜听着,一阵恶寒。
“笑什么呢我的傻儿子。”
“你看这个,”方士谦挤眉弄眼,“像不像你很多年前射死在墙上的孙子啊。”
方士镜呆了。
不过也没呆多久。
“我看是你的吧,虚成这样,要不要周末和爸爸出去吃腰子…”
方士谦唰地跳起来要去拍他的脸。

送是送不出去了。
方士镜和另外两个都去上课了,方士谦没课,他趴在桌上,盯着白色小管发呆。
怎么用掉它呢?
他摸摸脸,上面有没弄干净的胡渣,但是没有冻的地方。耳朵,软的,不疼。手,男孩子常有的粗糙,有茧,没有冻红没有冻裂。那还有哪儿?
然后他看到自己没穿裤子的腿,上面有因干燥产生的白色纹路。
嗨呀那就抹腿上吧。
他脱了裤子是打算去洗个澡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摆在桌上,拿起来走人的时候手机嗡嗡了一声,他看了一眼,一个熟到有点微妙的学弟,装作没听见,哒哒哒地下楼去了。
手机在他身后锲而不舍地嗡嗡嗡。

方士谦回来的时候,寝室里还是没有人,逼他在带着装衣服的桶里翻钥匙。他打开门,一片寂静,手机也不闹腾了,黑屏节能中。
这群孙子去干啥了,一个个下课了还不回来,平时也没见你们这么热爱学习。
方士谦嘀咕着,拿起凡士林,在手心里挤了一大块,双手摩擦将其推开,然后自脚踝往上抹。他手是冷的,凡士林也是凉的,但小腿刚刚冲过热水,温热,抹开的时候感觉像凉风滑过,说不出的舒服。
他又挤了一点,向上抹大腿,大腿的温度更高,内侧的皮肤几乎有点发烫,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只能通过视觉确定它的移动轨迹,随着手指的动作,乳白色的液体在上面留下湿润的痕迹。
方士谦叹气,难怪女孩子都喜欢在脸上涂涂抹抹,这个过程真是舒服。
他想再往上抹一点,抹到内裤边平时会压到的那条线为止,但是现在穿着内裤不好抹,他把内裤脱了,伸手去拿凡士林。
阳台的落地窗开着,呼啦一阵妖风,方士谦一哆嗦,砰一声,寝室门给吹开了,有个人站在门口。
原来我刚才没关上?!
方士谦条件反射地站起来,风吹那啥蛋打颤,想到现在的状况,吓得他又是一哆嗦。
王杰希一脸怜悯的眼神:“抱歉打扰了。”转身要回避。
方士谦以为他是要走了,忙阻止道:“诶诶诶,杰希你别走呀,我给你讲个笑话。”
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讲笑话吗。
王杰希不知道对方怎么想,梗了半天嗯了一声。
“从前啊有个男的,他每天都脱了裤子,去戳一个孔,每次都是相同的深度。这是为什么呢!”
“我跟你讲你这样吃枣药丸。”
方士谦笑嘻嘻:“想到什么了小污妖王?”
王杰希憋着笑,一脸正经地摇头。
“他在开锁。”
王杰希懵了。
“为什么开锁要脱裤子。”
“不不不,其实这个的意思是,开锁和脱裤子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方士谦得意脸,“不论他干什么他都可以脱裤子,同样的不论他是什么状态,只要他有手他都可以开锁。这两件事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王杰希看看他坦荡荡的两条大白腿:“所以这就是你不穿裤子开门的理由吗。”
“又不是我想开门!”方士谦脸红脖子粗,“是风!平地一阵起妖风!”
“好好好,”王杰希放弃讲理,“咱们进去说话好不好。”
方士谦垂头丧气,哼哼了两声,转过去穿裤子。
王杰希当他是同意了,进去的时候用力关上门。

“你原来是想赶紧把这个用完吗。”
王杰希听他解释完,把小管子上上下下看了又看,捏在手心里。
“刚刚你讲那个笑话的时候我就想,其实除了腿,可能还有一个地方更需要这个。”
“我的腿原来不需要吗。”
“你又不刮腿毛。”
“虽然知道男生不刮腿毛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你说出来了还是觉得好恶心。”
“还有更恶心的呢。”
王杰希突然往前凑近了一点,方士谦能看清他短短的睫毛。
“什么?”
“我觉得…如果要开后面的孔,大概需要这个。”
王杰希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毫不脸红。


---

最近真的好多在学校里发试用装的,我一个糙汉硬是被小姐姐们塞了三四个凡士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20)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