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我的心里只有学习没有你。

*非洲晴明(我)和欧洲基友的日常

*马上要期中考了,我也不想出寮……。

 

 

1

 

非洲晴明蹲在桌子前抓耳挠腮的时候,鲤鱼精牵着刚带回家的山兔蹦蹦跳跳的进来了。

“阿爸,咱们是不是要给山兔多吃点东西了,”鲤鱼精斟酌着语言,“明儿隔壁家的晴明要来看您。”

非洲晴明纹丝不动。

“阿爸阿爸,”山兔的眼睛比星星还亮,“什么时候给我打御魂啊?”

非洲晴明摆摆手:“跟他说最近别来了。”

他干脆忽略了山兔的问题。

鲤鱼精拖长了声音:“阿爸,你已经很久没带我们出去找达摩吃了。”

“乖。”

“阿爸,”山兔嘟起嘴,“你天天都在看些什么呀,最近也不怎么出门了。”

她跑到晴明身边,踮起脚往桌面上凑,晴明稍稍让开一点,她看到桌上放着一卷写着“微积分”三个字的卷宗,旁边散乱的堆着写满奇怪符号的纸。

 非洲晴明麻木道:“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所以你心里就没有我们了吗。

 

2

 

非洲晴明家的隔壁住着欧洲晴明。

非洲晴明说:“我要出趟远门,你们要是饿了就自己去找食,去隔壁家也行。”

等等这语气是不是太理所当然了一点。

雪女和鬼使白看着一群嗷嗷待哺的式神崽子,果断选择了去欧洲人家蹭饭。

“你们阿爸又出门啦?”欧洲晴明叹气,“真是的,自己找乐子也不带上我。”

桃花妖奉上茶,腹诽一句物以类聚,又去找樱花妖说话去了。

“晴明大人每次出远门就好几天没有音信,也不和我们说去做什么,实在是让人放不下心。”

雪女捧着茶,长长叹了口气。

欧洲晴明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说:“也难为你们几个了……其实他是有苦衷的。”

“诶?”

“那家伙啊,其实还肩负着另一个重要的使命哦。”

“诶、诶?”雪女有些慌了,“这话晴明大人从未说起……”

“他当然不好说啦,”欧洲晴明狡黠地眨眨眼,“要是因为这个让大家不高兴了他会难过好久的,毕竟他也是个敏感的人呢。”

知道晴明心里还是挂念着他们,雪女一瞬间有些欣喜,但是还是:“到底是什么不方便说呢……”

“那家伙在平安京之外还有一支军队,他不在寮里的时候,就率领着这支队伍,保护平安京里的时空裂缝不被侵犯。”

“时、时空裂缝?”雪女有些晕了。

“简单的说,就是让平安京的过去不要被别有用心的势力修改,”欧洲晴明笑得温柔,“这样,雪女小姐,还有其他的式神们,都能以自己本来的姿态存在。”

啊……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晴明大人在做很了不起的事。

“顺带一提,这支队伍,是由带着刀的帅气的武士大人组成的哦。”

“武士大人?”樱花妖的眼睛唰一下亮了,面上浮起红晕,“良人他、他会在里面么……”

“别想了,”欧洲晴明摸摸她的头,“那些武士可都不是人,和你们一样,是刀的式神。”

刀的式神?

雪女偷偷觑了一眼妖刀姬,她正和白狼坐在廊上小睡。

妖刀姬的兄弟们原来那么厉害吗……这么想想,能见到那么厉害的式神,而且还能统领他们的晴明大人,也没有那么非呀。

雪女有些开心。

 

3

 

“你又和我的式神说什么了。”

“嗯?什么也没有哦?”

“少来,”非洲晴明一脸冷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为了帮助拯救废校的小姐姐们花了多少勾玉,要是没有这一出你们家酒吞可以早好几个月回家的。”

“哦哦……不过现在酒吞已经回家了呀,而且茨木也在,有什么不好的吗?”

“上个月你又挖了多少矿?就为了当一个偶像制作人,”非洲晴明剪了下蜡烛芯,“你家现在还没接回大天狗,不知道崽知道了会怎么想……”

欧洲晴明委委屈屈:“你不是也三天两头去怼时间溯行军……”

“起码我的勾玉都花在了孩子身上。”

“那是那是,我的勾玉不仅花在自己孩子身上还要时不时喂喂你家的。”

这话说得有点暧昧,非洲晴明沉默了一下,回了一句多谢。

欧洲晴明似乎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笑嘻嘻地问:“啊对啦,最近我闲下来了,要不要一起去吸屁股啊?”

“……成天不务正业,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晴明。”

“少废话,我请客,明天晚上,爱来不来。”

“一言为定。”

于是两位晴明又有了新的秘密身份:守护未来世界的先行军。

 

4

 

欧洲晴明最近正在烦恼一件事。

大天狗还没回家,妖狐天天在那儿念叨,大家耳朵都起茧子了,可是召唤式神的工作还是得由他来,所以最后压力全部落在他身上。

都怪非洲晴明,天天推荐些什么呀,狐狸本来就不怎么直,这下可完完全全弯成麻花了,还是定向的。

 

5

 

非洲晴明终于接回了姑获鸟。

“现在优先带姑姑出门吧,等长大了就让她多带着,”说这话的时候他特意看了看雪女,“你们也轻松些。”

雪女看着比她小、个头却和她一般高的女子,心里有点复杂。她垂下眼,悄悄退到众式神的后面,挨着门框站着。

姑获鸟喜欢小孩子,她兴冲冲地跟着山兔他们去拿达摩吃,其他式神也散了,只剩下雪女孤零零站在门口,周身的寒气比往常弱了不少。晴明向她投去安抚的眼神。

“放心,你还是我最初的sr。”

“……嗯。”

“其实有一件重要的事,只有你才能做,”他缓缓摇着扇子,微笑着叹了口气,“隔壁的上次还和我抱怨,他现在后悔把雪女……总之。”

雪女眼角有点发热,她深深一点头,表示自己乐意效劳。

“请吩咐。”

“最近天气也热起来了,这寮里人也不少……防暑降温工作就麻烦你了。”

非洲晴明一脸郑重。

 

6

 

欧洲晴明最近总是睡不好。

隔壁晴明的召唤仪式不知为什么调到了深更半夜,几场几场的拖得老久,而且还常常发出奇怪的声音。

“就算放pump♂it茨木也不会来的!”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掐着纸片人大吼,“求求你少看奇怪的文章多读读式神录好不好!”

他手一扬,纸片人飞过墙去,不一会儿音乐就停了。

还挺识时务。

欧洲晴明正要钻进被窝,隔壁响起了极乐净土。

 

7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们家的式神,半夜突然全部冲到院子里开始跳舞了,怎么拦都拦不住,跳了整整一晚上。”

“你还有脸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7)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