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Jack/Daniel】给不速之客安排晚餐总是有点困难

*时间在1和2之间。
*终于也用过这个恶俗(x)的梗了…

-

Jack觉得胃有点不舒服。没办法,外头风声紧,这两天他都没法出门,自然也没好好吃什么东西。

藏身的地下室里只有一个很小的旧冰箱,里面有两罐可乐和一条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剩面包。他皱着眉头打开一罐一饮而尽,把发硬的面包拿出来丢进地上的麦当劳纸袋。

Henley早就退出了小队。Dylan已经有一周没有一点消息了。Merritt上次来看自己都是半个多月前的事了,这家伙还顺走了他一大半的速溶咖啡储备。Daniel?他只能通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鸽子和他的偶像交流。

网络上人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四骑士和他们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他已经开始怀疑他们还有没有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了。

他把沙发上堆得乱七八糟的纸制品全部扫到地上,然后仰面倒下去,嘭的一声陷进软乎乎的垫子里。

他玩牌的手法已经不比Daniel差了,但是还缺点表现力--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但是是不是真的这样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想得到Daniel的亲口承认。鉴于对象是这样一个不世出的自大狂天才,这真是比掌握这些技术本身还要难。

咚咚。

他唰地跳起来,从地上抓起火纸塞进袖子,快步走到门边,同时在脑子里把所有可能性都轮了一遍。

Dylan从来不会到他的住处找人,Merritt来之前会先联系他。谁他妈的跑到这鬼地方来还敲门?条子?天眼?那个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老头?

门又响了两下,人还说话了:“Knock knock. Anybody home?”

他暗骂一声shit,开门把人粗暴地拉进来。

“嘿,嘿,你这是要扯坏我的宝贝二手棒球衫吗。”

“二手就是拿来给人操的,”Jack一阵头疼,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下,“你怎么过来了。”

“想我啦?”

Jack呆住了。

还没等他回敬一句,Daniel已经开始像只好奇心过剩的鹦鹉一样,一边在地下室里转来转去一边叽哩咕噜品头论足。

这到底是敏锐还是纯粹的自恋?

不管是什么,面前的这个人都很可怕,他想,各种意义上。

Daniel似乎终于想起这间地下室的现任屋主是谁,他转过身来,双手环抱在胸前:“Dylan最近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Jack看着他的脸,觉得嘴里发干,“最近条子太勤劳了。”

“被自己人追得脚不沾地,”Daniel耸肩,“exciting。”

“是曾经的自己人。”

Daniel点了点头作为附和,一脸不知道是心不在焉还是无奈的表情,视线从他身上游离。

Jack觉得他是在没话找话,可能他终于发现了Henly的好,明白了维持稳定健全社会关系的重要性,过来找这个离自己最近的小伙子联系感情。也可能是长时间的逃亡生活间接剥夺了他撩妹的权利,只能找队友解决社交需求…

他其实有点希望Daniel来找他解决另一种需求。

只是有点,他这么对自己说。

“所以…”Jack的语气缓和下来,“你是要留在这里吃饭吗。”

Daniel没料到话题居然向晚饭的方向转变,他下意识地答道:“Sure.”

他又加上一句:“不过我希望可不要是什么隔夜的汉堡之类的。”

“真挑剔,我们可是在跑路。”

“我觉得我们可以优雅的跑路,”小少爷义正言辞,“而不是跟缺胳膊少腿的下水道老鼠一样。”

Jack走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肩膀,歪过头把脸贴在耳根后温热的肌肤上,轻声问:“好,那你吃面吗。”

热气吹得Daniel耳朵痒。“E…excuse me?”

“吃面吗,我去下。”

Jack看上去也很正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7)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