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兄组松】三流小说

*邻居妹妹居然是松厨还是カラgirl…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喜(.

*兄组修罗场,时间在十四松恋爱前后。

*睡前乱打,啊眼睛好痛.

-

1

轻松趴在沙发上,把一本旧杂志翻得唰唰响。空松盘腿坐在他脚边照着镜子,时不时转过头看他。
“my布拉砸…”
“嗯?”
“那个啊,这么说可能有点突然…”
“怎么婆婆妈妈的,有事快说。”
“呃,你…是不是喜欢小松?”
“哇这个说法好恶心。我们六个是亲兄弟吧?这种矫情的话就没必要说了。”
“不…我是指肉体上的那种…”
“蛤?!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你是脑子进亮片了吗!”
“诶、但是昨天小松哥哥看oV的时候你在隔壁那啥了吧…”
“什么?!你居然偷窥你的兄弟?!”
“所以原来真的有这回事吗?!”
“你…!你听谁说的…”
“呃…totti在澡堂里自言自语的时候…”
轻松把杂志丢在地上,唰的一下爬起来往外走。
“椴松这个混蛋…”
“哦my布拉砸calm down!他、他没有对别人说--”
玄关处传来小松和椴松说笑的声音,看样子是才赌完马回来。
“啊--啊,回来了是吗…”
空松还没开口,轻松已经哒哒哒地走下楼去了。
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了,他想。

2

小松空着手从录像店逃了出来。
看到了那个封面,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沉浸在爱情中兴高采烈的弟弟,更别提什么童贞的怨念了。要不是口袋里就那点儿钱,他甚至不想回家。
他这里晃晃那里转转,拼命地拖延回家的时间,最后干脆跑进便利店逛了起来。
“也不能空着手回去吧…”
他拿了啤酒和大麦茶,又给十四松带了糖果。
然后他看到了成人杂志区,封面上细腻雪白的肉体扭成软绵绵的曲线,一排排整齐地想要勾引他,没想到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大事不妙的封面,这些可爱的少女反而让他产生了罪恶感。他正要装作正经人一样走开--
“诶角落里那本封面好像空松啊…”
然后他还是去拿了一本,封面的模特神似痛得飞起的空松。
“多谢惠顾--”
收银员的眼神好像有点怪怪的,他想。
不过这也没什么吧,就当是给大家的下酒菜好啦。
不过,虽然是因为封面买的,但是还是想看看里面的内容是啥,是空松喜欢看的那些时尚杂志吗?
“啊!!眼睛!眼睛要瞎了!!这些纠缠在一起的肌肉裸男是什么鬼啊!”
而且这期似乎还是封面男的专刊…不行了简直满眼都是空松…
仿佛身体被抽空的小松拎着东西回到家。
“空松啊,以后哥哥再也不嫌弃你痛了。”
空松一愣,脸上浮起了红晕,眼睛里光芒闪烁。
“Oh dear布拉砸!你终于意识到了我的charming了吗!”
呜啊。
小松别扭地转过头去,又一次被当成了嫌弃。

3

轻松想了想觉得很不对劲,那天小松虽然拎了一大堆东西回来,但是都是吃的,他晚上是拿什么自我解决的?
不过他还是狠狠把椴松说教了一番,那样子,小松形容是“我一个无关人员连一声樱桃松都不敢叫”。
我要是不好好凶他,估计要在小松这家伙面前哭出来。
一想到这个他就脸烫得厉害,这一下可能小松也知道了,正在心里骂他恶心呢。
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小松的喘息就腿软得站不住,口干舌燥头脑发晕,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胯间--
反正也是兴奋起来了,先解决了再说吧…
这么想着就成了既成事实。
“我…我的心是属于喵酱的…!”
好吧,这也只是自我安慰一下。
轻松用力地做了个深呼吸,几乎要把自己的肺挤出来,然后小小声地说出了结论:
“我,松野轻松…想上那个人渣大哥,松野小松。”
虽然无法准确地形容…但是离这个大概也不远了。
他又想起小松隔着墙壁的压得低低的呻吟,他能想象得出他的手指攥紧了裤子的布料、露出圆润的骨节和手腕上细细的青筋,面上潮红阵阵却仍在咬紧牙关微笑的表情,褪下裤子看到的稀疏的毛发--
糟糕糟糕糟糕,警察这里有个想对兄弟下手的变态快来抓走他吧请务必快一点啦谢谢。
轻松把脸埋在膝头,心跳快的他要喘不过气来。
再这么妄想下去就要升天归西啦冷静一下啊我这个变态废宅!
所以他到底是用什么自我解决的?
轻松还是没想出来。

4

十四松从车站回来之后一言不发,倒头就睡。
“啊…十四松哥哥好可怜…”
“该不会受了什么很大刺激吧…”
“诶…。”
“一松你那是什么表情。”
“什么能刺激到那个笨蛋啊。”
“一松!”
“也可能就是累了吧,他可是一口气跑过去的啊。”
“小声一点,让他好好休息吧。”
空松招呼大家睡下,他发现小松看上去格外阴沉。
“小松哥哥…”
“…嗯?”
“呃、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
“哦哦。”
他是知道了轻松的事吗?还是只是单纯地因为十四松失恋而难过?
会有人因为兄弟失恋难过成这样吗?
身边的一松和轻松已经睡着了,平稳的呼吸声一下一下,晃得他也开始有点意识不清。
可是我在听到轻松在小松隔壁自慰之后,也没有多么伤心呀,明明失恋的是自己。
这么一想就更不可能为十四松难过出黑眼圈了,哪怕他是他非常疼爱的一个弟弟。
真的会有人因为别人的事难过成这样?
也许他还真的是这样的。
现在完了,他喜欢轻松,结果轻松只是在小松隔壁就能撸出来--他要怎么在这种最根本的决定性的东西上面战胜那个大哥?
结果罪魁祸首还一脸茫然,因为别人的事情喝得双眼通红一挂儿黑眼圈。
痴情种,傻瓜,圣母,简直就是最拙劣的三流小说。
他连皱眉的力气都没有,像沉入海底一样失去了意识。

5

之后的一个星期,小松像是改过自新了一般,再没有去录像店,去打小钢珠的次数也变少了。
不过一个人关在房里的次数倒是变多了。
兄弟们纷纷对大哥的夜间保健娱乐和心理状况表示担心,不过有个好消息是,十四松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十四松哥哥,你去问问小松哥哥要不要去打小钢珠。”
“你们除了小钢珠就没有别的活动了吗…”
“诶…别的我又不好带他去…”
“totti你是又要去联谊了吗…”
“诶--!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会带你去的…”
“大家…”
小松夹着一本书,从房里走了出来。
“那个…我、我前两天在便利店看到一个很好笑的东西,就买回来了给你们看看!”
“什么啊…杂志?”
“看看!这个肌肉男是不是很像空松!”
“真的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十四松你是要吓死我啊!还有长男你是笑点长歪了吗?!”
“哼,这个还不及我的handsome…”
“还有还有,”小松笑得越发用力,“这个的里面…是BL喔!”
“蛤?!”
“呜哇…小松哥哥…”
“诶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啦,都说了是因为封面像空松才…”
他看见被一松和椴松挤在中间、正对着内页的空松,脸红的像寿司盒里的蟹籽,眼神还强作镇定到处乱飞。
要是有酒就好了,他眯起双眼。
“…那内页不全都是空松哥哥搞来搞去…”
笑声一波一波在他耳边炸开,他心不在焉地应和着,目光只钉在空松身上。
现在空松的脸和最高级的辣椒酱一样红了,这可真是个好段子啊totti--
啊,转过来了转过来了。
“小松哥哥你也解释一下这个啊…”
“解释?解释什么啊?”
他扬起眉毛,舌尖缓缓滑过上嘴唇。
啊啊,还是不要酒了,现在就已经要醉倒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1)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