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他决定不要再想起Jack。

在躲避追查的日子里他换过很多个住所,从没有和Dylan提起,他觉得不需要第五位骑士的帮助剩下的人也会找到他,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换手机号,宁愿用鸽子。他害怕那个滑头鬼一不小心弄掉了联系方式,那样就真的与天人两隔没有什么差别了。

“你怎么不参加团体的排练?“

又被抱怨了。

他嘴上说得飞快,眼睛却在Jack身上飘来飘去。Jack从不会说这种话,因为他说他喜欢自己,他总会给他打圆场,当然这次也是,他和新来的小姑娘几句话平下了Dylan的脾气。

可是他的小粉丝对他一直不冷不热,以前他老跟着Henley,现在和Merritt是哥俩好了,两个人小声打赌要去催眠地铁站那个卖报纸的瘦子。他从来没有和自己这么亲近过,除了刚见面时那个情感洋溢的自我介绍——他都有点怀疑那是不是Jack接近他们的一种手段,但他不需要这么做,他是有天眼的邀请函的。

打住吧,别做什么偶像的梦了,Jack Wilder就是一个能干又魅力十足的男人,和你这个小心眼的控制狂不一样,你不可能让他对你心服口服——瞧瞧,你自己都被他迷住了。

然后他在伦敦的新年夜钟声中吐出一朵白色秋牡丹,只有一朵,吓得他飞快地把花塞进袖子里,又转过头去看站在飞机舱门那儿垂头丧气的四个人。

幸好这肯定不是因为Henley,他开着玩笑安慰自己。

他看着Jack和Luna在漫天的新年焰火中接吻,观众起哄的声音震得他有点晕,正好Merritt和Dylan跑过去嘻嘻哈哈地搂住小情侣,于是他也凑过去,欢快地笑着,把胸口用力地在Jack的背上撞了一下,温暖像鼓点一样直击心头。

大概是命不久矣了,他想。

‘We are the four horsemen!’

仿佛要驱散这种不安感一般,他喊得格外大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