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静水生莲


数珠丸恒次有时候会想起他还在身延山的日子,寺院的角落里摆着两个装满水的大缸,夏天的时候会开白色的莲花,一个个像小碗一样。

那里是他的开始。

他在初夏的时节来到日莲大师身边,成为他的守护者。僧人念叨着要抑制他的戾气,把长长一串佛珠挂在他身上,又一日日给他念经,讲他所追寻的道。

"我不是妖刀!我是青江恒次的得意之作!你是傻瓜吗!"

可是不管他怎么冲大师发火,大师只是抚着他的头发,用平静而严肃的声音命令道:"数珠丸,去打坐罢。"

小小的刀灵气呼呼地走到门口的台阶前,还是端正地坐下了,但是没有念经,而是盯着白莲发呆。

小碗大的白莲在水面上漂着,有时候会有蜻蜓落在上面,大多是绿色的蜻蜓。有时候看到红蜻蜓,他想去捉,大师告诫他,蜻蜓也是生灵,不要因为自己的私欲让它遭孽。他哼一声,撅着嘴跑开了。

老和尚好烦,要是他不在了,我就可以把这鬼珠子扔掉,自由自在地玩了,他想。

一天天这么重复着,莲花开了谢谢了开,大师丝毫没有解开佛珠的意思,他也渐渐沉默了,整日地垂着眼,任凭长长的佛珠和头发缠在一起,没有烦恼,也不觉欣喜。

后来僧人去世了。

久违的自由,可他并不觉得开心,也没有半分难过,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一样。

在盛大的葬礼完毕之后,他发现院子里养莲花的水缸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他去问那些打杂的小和尚,他们看不到刀灵,像穿过空气一般走过他。他去找大师的徒弟们,然而他们在传道,佛堂里诵经声此起彼伏,只有他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

他开始想念那个能看见他的人,可是即使是天下五剑,也无法战胜残酷的时间。

现在他是孤身一人了。

他回到原来打坐的台阶前,捻着佛珠,看着空荡荡的角落。

如果说刀的一生也可以以人类的方式叙述的话,他的童年,在那一天结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4)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