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夜中不能寐。

他坐在窗台上抽烟。手上这支快完了,他空出一只手去摸烟盒。


烟盒里剩下一支,他啧了一声甩到地上,啪的一声响。糟糕,他想,他还睡着。


一阵咕咚咕咚的声音,喻文州光着脚走过来,看到他低着眼深深吸了一口,眉头轻皱,睡不着么。


他含了一会儿,感到一种过于安稳的失望,这根本不用说。他觉得喻文州明明应该吻他的,不管是额头还是哪儿。


喻文州捡起那个烟盒,从里面摸出一支夹着,走到他旁边坐下。他吐出那口烟,咳了一声,避开他的视线,又把烟叼起来。喻文州哼了一声,叼着烟过来凑了个火。


他觉得他生气了,火星几乎要被按到他脸上。


喻文州坐在他对面,一言不发地盯着他,抽烟,娴熟地大口抽。


你原来会抽烟。


喻文州徐徐吐出一口,神态比他自然多了。


少天。


这么低沉的一声,他完全受不住。文州没有生气吧。


少抽烟。


也没有老抽…


喻文州叹气。看来还得想办法把你塞回蓝雨宿舍,出来了我根本管不了你。


你还不是在抽烟,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


喻文州一直在看他。他声音越说越低,最后甚至有点垂头丧气,眼神也渐渐黯淡了。


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火应该一直是火而不是灰烬。


但是烟烧到头了。他起身,把烟头狠狠摁在烟灰缸里。


好像叶修最近身体不是很好。


说他干嘛。


喻文州吁了一口气,笑着说,你生气了?


他怎么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是拿叶修和他打比方未免太过分了一点,他还没失去年少那点心气。


他走过去,从后面搂着喻文州的腰,把头搁在肩上。别和我提他。


喻文州笑了几声。少天还是老样子啊。


对,我可没老。他顿了下,补充道,是叶修老了。


叶修老了,喻文州拖长了声音,三十五了。


他不敢想,他们没几年也要三十五了,喻文州肯定是故意的。对,他老了,他闷闷地又说了一次。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说,回去睡吧。


喻文州又说,我们也会的。


他松开手,喻文州起身按了烟头,往卧室里走。


他跟在后面,看着衣料下微微凸起的肩胛骨,想,如果能和这副骨架子一起,不冷不热化成灰,也许还挺好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2)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