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the vacant

杂食。
脑内回路怪异。
啥都想写,啥都写不完。

【苏沐橙生贺】when the fairy tale ends

*亲情向


*行文微妙


*不是特意把苏沐秋拉出来说,只是想从自己的角度揣测,作为沐橙最重要的人之一,他给沐橙的成长留下了怎样的印记。(←这人怕黑


沐橙生日快乐(in 美国时间


-


“叶修啊,我哥账号卡放哪了,给我玩一会儿。”


“房间抽屉最左边那个里面,自己找去。”


“又换地方了。”


“反正丢不了。”叶修看苏沐橙风风火火往自己房间去的背影,又添了句:“回头记得还啊,还有别翻我东西。”


“哎呀知道啦,反正你就那点东西想看早看光了。”


苏沐橙在训练室刷卡登陆。


系统消息只有寥寥几条活动通知。她知道叶修上个月登陆过一次,看来是把消息和好友列表清空了,界面一片清爽。


苏沐橙操纵秋木苏奔跑跳跃滑铲射击,手法娴熟,行云流水。她不敢自称枪系精通,但是由于联盟里有个周泽楷,攻击套路和操作技巧还是很熟悉的。


到了玩家登陆的高峰时段,秋木苏进了主城,在人群中穿梭,有时停下来看看路边的摊子,没有人注意到他。 神枪手转着左轮,慢慢地沿着街道闲逛。


苏沐橙突然很想开语音大喊我是苏沐秋,她想让这个角色受到众人的注视,她想知道在很多年前,每次这个角色登陆都会遭到大群玩家的围追堵截,那是个什么场景。那时候甚至连沐雨橙风都连带着有这样的待遇——虽然现在也是但是性质不一样了。


她第一次玩荣耀是和哥哥他们一起,那时她就开始用沐雨橙风,另外两个人开着主号,正在争着跟她炫耀战绩,突然一大群不知道哪来的玩家把他们包围了,一句话不说就杀了过来。三个人拔腿就跑,结果不到半分钟她就死了,剩下苏沐秋和叶修边跑边努力回忆这是哪个被他们抢了野图的工会。


那样的日子想起来就好笑。


苏沐橙看着秋木苏一路穿过人群出了城,其间有几个组队申请发了过来,被她一一谢绝。


神枪手漫步在林间,周边偶尔有些响动,双手自腰间拂过,拔出左轮,射杀前来骚扰的妖精。


然后他勾着扳机甩了一圈,眼波流转,枪口够到唇边吹散硝烟。


我擦这真够骚的。


苏沐橙默默幻想着什么时候自家枪炮师也能帅气一把,差点忘了手炮转起来磕下巴。


所以老哥当年选了神枪不会是因为拉风吧。

-


苏沐橙被苏沐秋拉着,两个人磕磕碰碰一路小跑,到了孤儿院里一个偏僻的角落底下蹲着。


“看看看!我说的出去的路就是这个!”苏沐秋一把把拔着杂草,露出墙角下一个不大的洞口,“我们一起爬出去,找爸爸妈妈,让他们把我们带走,好不好!”


“我…我们不是没有爸爸妈妈吗…”苏沐橙吸着鼻子,紧张地四处张望,“哥哥我们回去嘛,要是阿姨发现我们又偷偷跑出来就,就要罚站…”


“都是胡说八道!没有爸爸妈妈我们是怎么来的?”苏沐秋半拖半拽地把妹妹拉到洞口,“快点,不然那个老太婆真的来了!”


苏沐橙弓着身子,慢慢地趴着向前爬,到了对面把洞口让出来,直起身坐着,低着头默默地盯着洞口。


几乎一眨眼的工夫,苏沐秋就出来了。他跳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又把苏沐橙拉起来,一边拍着她的外套一边自言自语:“现在去哪里好呢…”


“什么啊?”


“你说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不是要去好好玩玩吗,”苏沐秋把衣服捋平整,“可是好久没出来了都不知道要怎么走了啊…”


“不是去找爸爸妈妈,要他们带我们去吃好吃的吗?”


“呃…其实我不知道他们在哪…”


“你自己都不知道去哪里还带我出来!”


小姑娘莫名其妙来了脾气,苏沐秋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哎哟大小姐你别叫呀…要不我先带你去吃好吃的?”


苏沐橙小嘴撅得挂一打油瓶:“你有钱吗?”


苏沐秋摸摸裤兜里几个钢蹦,自己还在梦想鸡鸭鱼肉,然而妹妹早已看穿一切。


最后他们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苏沐橙捧着两个肉包子狼吞虎咽,苏沐秋看着人群往来。


各色各样的人从他们面前经过,没有人看他们一眼。


苏沐橙舔着嘴唇:“哥哥,我还想吃。”


“就不怕吃成肥猪。”苏沐秋把自己那一袋递给她,“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你才是猪!大肥猪!”


苏沐秋看着妹妹啃包子,嘴角沾了油就往衣领上蹭,他翻起自己袖口给她擦干净。苏沐橙唔唔了两声,红着脸笑起来推他的手,自己随便抹了几下。


苏沐秋低下头给她整理衣服,语气漫不经心:“橙子,你之前不是说,我们没有爸爸妈妈吗。”


看着哥哥脸色沉下去,苏沐橙怯怯地垂下头恩了一声,又小声说:“他们是胡说的…”


“万一真的没有爸爸妈妈,那就我来养你,”苏沐秋掰着手指,长出一口气,“我去挣钱,这样我们两个人就不用住福利院了。”


“不住在福利院里吗?”


“对啊,看你这样子,”苏沐秋轻声笑起来,“迟早把福利院吃穷。要不苏沐橙小姐可怜可怜他们,下次我带你出来吃饭?”


听到有吃的,苏沐橙眼睛都亮了:“会有好吃的东西吗?”


“当然会有了!什么都会有的。”


“那…我们不找爸爸妈妈啦?”


苏沐秋愣了一下,只是接着说下去:“以后你还要去上学…还要买裙子…爸爸妈妈给的,我也可以给你。”


“我们总不能一辈子都住在福利院里,想要什么只能等着别人给。等你再长大一点,我们就出来住,自己挣钱,把想要的都买回来,好不好?”


“真的真的?都买回来吗?”


“当然啦,你哥是谁呀。”


-


“沐橙,晚上一起去玩吗?”


“不啦,我哥晚上有事,要我回去给他做饭,”书包往肩上一挂,苏沐橙笑着对朋友们摇摇手,“先走了哈!”


学校门口被家长挤得水泄不通。苏沐橙像条小鱼一样钻来钻去,心想着不就是放个学,这架势跟千里赴前线似的,我家的从不来接不也好好儿的么。


不过说到哥哥…他最近有点不太正常。


苏沐秋最近迷上了一个叫荣耀的游戏,天天泡在里面不知道做什么,白天一直呆在网吧不说,晚上也睡得很晚,神色总有些疲倦。


但是最让她担心的不是这个。前天苏沐橙伙食费用完了,晚上两个人一起吃饭,她还没开口,苏沐秋说着“这几天晚上都要待在网吧橙子你给我送个饭呗”就塞给她一大笔钱。


苏沐橙一看有七八百,觉得有点奇怪:“你不是最近又添了一台电脑吗,哪来这么多钱。”


苏沐秋扒完饭,碗往桌上一搁:“当代练赚的,不然我干嘛每天晚上搞到那么晚。”


“哈?代练?那是啥?”


“就是帮别人玩游戏,给他们练级,他们回头给你钱,”苏沐秋起身往房里走,“主要是你哥玩得好才能干这个,又能玩游戏又能赚钱不是很爽吗。”


“最近太忙,没时间照顾你,先将就一下,等我把这个单忙完了就可以歇一会了,苏大小姐不要生气哈。”


还是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


从小被福利院的阿姨教导要好好学习不要像你哥哥那样贪玩调皮,长大拿着奖学金考入全市最好的高中之一,如今一边为奖学金奋斗一边照顾家里,苏沐橙几乎没有时间接触网游,而且由于舆论的一边倒,她甚至觉得再这样下去,某一天哥哥就要和小混混一起成为本市一霸了。


但是想想,有个到处收保护费的哥哥,好像还挺威风的…


苏沐橙先把饭菜打包好,随便吃了一点没装进去的,就直接往网吧去了。


网吧里乌烟瘴气,各种游戏音效笑闹尖叫此起彼伏。苏沐橙只觉得头都要炸了,还要在里面找到哥哥…


“靠怎么又输啊!你小子怎么搞的啊!”


“啧,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要不拜哥为师,哥还可以教你一两招。”


“滚滚滚!谁要拜你谁小狗!”苏沐秋都要跳起来了,手拍得桌子砰砰响,“再来再来!我就不信了!”


“好!再来啊!”


“小苏再来!赢他一把!”


对面呵呵笑了两声:“来啊,哥再赢你一把,不嫌多。”


“嘿你小子还挺狂!”


周围人开始叫嚷,嘶哑的吼叫声轰隆隆地在狭小的空间炸开。苏沐橙觉得自己跟个布娃娃似的,简直要被挤碎了,只能一个劲儿往里钻,大喊了一声:“哥哥!我送饭来了!”


“我等会再吃!…诶?橙子?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人群注意到她,自动让出一条道。苏沐橙无视四面好奇的眼神,走到苏沐秋面前,饭盒往桌上一顿:“哥哥,先别玩了,吃饭吧。”


对面探出个叼烟的脑袋:“哎哟还有人送饭。”


“那是,”苏沐秋得意地笑起来,揉揉苏沐橙发顶,“我妹妹,羡慕吧。”


周围嘘声一片。


不知道谁嘟囔了句:“这么漂亮个姑娘,谁想到是妹妹,还以为是苏哥女朋友呢。”


大家哄笑起来。苏沐秋看妹妹像是气红了脸,摆摆手:“滚滚滚,散了散了,不打了不打了,要吃饭了。”


苏沐橙皱着眉头打量周围的人,一面把饭盒摆好:“你平时就和他们一起玩游戏?”


“不啊,他们是看到了就凑过来,之前的话只是开个玩笑,你别太放在心上…”苏沐秋一手端饭盒一手摸筷子,突然看见一个人影悠过来整个人跟炸了一样:“我靠吃个饭你丫过来看什么!”


对面的少年凑过来:“好香啊,手艺不错。”


苏沐橙友好地笑了笑。苏沐秋哼了一声:“那是当然。”


“要不请我一次?”


“请个鬼啊!陪你打还要请你吃饭,想的美!”


“好了不开玩笑,”少年掐了烟,“我去买个泡面,帮我看下机子。”


“呵,还帮你看机子…”


少年到柜台那儿去泡面。苏沐秋走到对面位子上坐下,迅速扫了一眼屏幕又抬起头:“橙子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我也来吃吧。”


少年端着面碗回来,看看自己的位子,又低下头看看苏沐橙。苏沐橙点点头,他低声道了谢,坐上苏沐秋之前的位子。


苏沐橙看两个人一声不发,都盯着面前屏幕,有一下没一下地往嘴里塞东西。


这个人和这里的人不一样,和苏沐秋也不一样。虽然他也开玩笑,打游戏也爆粗口,还抽烟,但是与其说他是被环境变成这样,不如说是他自己想要融入这群人…他是自愿变成这样的,甚至像在学习一样。真有意思。


他转过头,苏沐橙大大方方打量他,他以为是在看屏幕,往边上避开一点,问道:“你也玩荣耀?”


“不玩,没时间。”


“也是,看样子是个好学生呢,”他看看苏沐秋,“我以为你和你哥哥一样打荣耀。”


“沐橙不能打这个,”苏沐秋吃完了,把饭盒收拾起来,“她要写作业。”


这口气怎么和炫耀女儿的爸爸一样…


“沐橙?”


“呃,我的名字,苏沐橙,”苏沐橙解释,“他叫苏沐秋。”


“哦,原来真的是亲兄妹啊。”


“你到底在想什么…”苏沐秋嘴角微妙地扯了两下。


“你妹妹和你一点都不像…算了我也不能说什么,”少年顿了顿,扬起嘴角,“认识一下,我叫叶修。”


“没事儿我其实不在意这个的…”


“天啊橙子你竟然帮他说话!”苏沐秋几乎又要跳起来,“我可是在他手下输了五场!”


苏沐橙托腮:“这种事不用说出来的…”


叶修悠然自得:“哥可以再赢你几场。”


“滚滚滚见鬼去吧!”苏沐秋简直不想理他,拔下登陆器上的卡片,换上从口袋里摸出的另一张卡:“橙子来看看!”


两个人都凑过去看。屏幕上是一个二十级左右的女枪炮师,威风凛凛地扛着炮筒,头上顶着“沐雨橙风”四个字。


“啧啧,你是用这个骗无知少年吗。”


苏沐秋无视叶修,指尖戳戳屏幕:“橙子,我不是说这一把忙完就有空了吗,这是你的账号,和我一起玩荣耀吧?”


“啊?可是我不怎么玩游戏…”


“没事没事,苏沐秋大神手把手指导,从组团副本到竞技场,包你速成荣耀一霸!姑娘不考虑下吗!”


苏沐秋说得眉飞色舞,叶修语重心长地拍拍苏沐橙肩膀:“还是我来教你pk吧。”


“叶修你想干啥!我妹妹当然是我自己教!”


叶修只是呵了一声。


所以…我也要开始玩荣耀了吗?


苏沐秋和叶修已经下了竞技场,苏沐橙站在旁边看,屏幕上满是绚烂的光影和魔法,两个修长的身影互相追逐厮杀,他们的操作者正旁若无人的大呼小叫,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旁边渐渐有人围上来,开始有了指点的声音、叫好的声音、大笑的声音、叹气的声音、兴奋尖叫的声音,一浪比一浪高,淹没了他们的声音。


他们和他们,他们和他们,是一体的。


这就是荣耀,他们的世界。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


教室里快没人了,苏沐橙才上台拿成绩单。


“这次退步有些厉害了…哎哟,眼睛这么肿,是出什么事了吗?”


“啊?…啊,”苏沐橙低下头抹把眼睛,“没事儿,就是睡晚了而已。”


“那要注意好好休息,”老师神情关切,“一次考不好没什么,不要太难过,你一直都很不错,好好努力,下次加油…”


苏沐橙只听见老师声音在脸前嗡嗡嗡,等声音停了,机械地鞠个躬就走了。


外头太阳毒得吓人。苏沐橙吃着冰棒晃悠了半天,把成绩单撕的粉碎扔进垃圾桶,才往家里去。


鞋子摆的和她去学校时一样,叶修趴在餐桌上睡。她轻轻脱了鞋走进去,突然有人问:“回来了?”


“嗯,”苏沐橙不敢看他,“你…你再睡会儿?我去做点东西吃。”


“不了,”叶修站起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都这个点了,我去嘉世一趟…沐橙你考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老师说我退步大。”


叶修走到她旁边,她看见他衣服皱巴巴的,还有油渍,一股泡面味。


“考差了也别伤心,失败是成功之母嘛…”


她终于还是抬起头来看了看叶修的脸,眼睛只能看见黑红两色,蜡黄的两颊上乱七八糟地插着胡茬,神色恹恹地看着脚下。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表情。


“我把成绩单撕了。”


叶修没什么反应,也许是默许了这一行为。苏沐橙觉得他以前肯定经常这么做。


“我想去打荣耀,和你一起。”


叶修脸上一滞。


“为什么。”


苏沐橙咬紧牙关。


“如果只是因为他,你没必要这么做,我们的愿望有我实现,”叶修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你不要一时冲动赌上自己的未来。”


叶修神情里有一种奇异的无奈,整个人像是要倒下去一样。


这么说太任性了,她知道她的目标应该是考大学,但是那不是她的目标。她还有更想做的事。


“我想了解你们的世界,想和你们在一起,”苏沐橙努力挤出笑容,“你去职业联盟,我也去,我会站在你身边…这是我自己的愿望。”


如果我考大学,像个好学生一样过下去,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你们都走了,那还有什么呢。


苏沐橙直直地盯着叶修,害怕他看出什么。


“…你确定你做的到?我可是从荣耀一开服就开始玩了。”


“我明天去办退学手续。”


苏沐橙平静地望着他,叶修凝神良久,叹口气,转身出门。


她不知道他是失望还是释然,但是他们很默契地没提起苏沐秋的名字,这番话说完,她不仅没有哭,连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我终于还是这么做了…


苏沐橙进了最里面的房间,桌子上摆着两台电脑,她从抽屉里找出女枪炮师的账号卡,刷卡登陆。


沐雨橙风。


这就是开始。

-


苏沐秋只给她念过一次童话,最后抱怨着“肉麻死了受不了了”把书往床头一拍,给她掖被子时还说以后再不要看这种东西了,哪来什么王子公主。


那以后讲什么呢,我可不要听你那些胡编乱造的光辉事迹。


什么胡编乱造那明明都是真的好不好!


哼,就是不听。


那…给你讲鬼故事?这一层女厕所里有一个传说,晚上进去的人会看到一个奇观…


呃…?不、别讲了…


从坑里伸出三只手,红手绿手大白手…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讲了!!!


外面响起重重的敲门声,有人大骂:“吵什么吵!别人都睡下了就你在这儿鬼叫!”


…怎么又是我刚才明明是苏沐橙…


哥哥你不要讲鬼故事,还是念故事书好不好…


故事书上都是骗人的,鬼故事才是真的。


故事书上怎么会是骗人的呢?我想听公主的故事,哥哥你讲嘛。


好,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幸福的在一起了呀。


你怎么知道他们一直都幸福的在一起?他们不会吵架吗?


王子和公主才不会吵架呢,他们都…都亲过了!


哼,亲过就不吵架?万一王子哪一天看见了更漂亮更可爱的公主,他就跑了,不要这个公主了呢?


不会的!他、他很喜欢这个公主的!


其实你自己都不信…


你、你、是你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


…好好好,大小姐生气啦,我管不了啦,我要辞职不干啦——


你…你不许不管!你可是我哥哥!


哎哟大小姐回心转意啦?小人诚惶诚恐不胜感激。


哼,再给我讲个故事。


好好好,讲讲讲,想听哪个?


接着之前那个。


好,我看看哈…


苏沐橙蜷在被窝里,听着书页翻动的沙沙声,里头似乎是有小小一声“我才不会和你吵架,没了我你要怎么办”。


说什么…


那就念了,是糖果屋的故事。从前有一对贫穷的夫妇…


太困了…应该是错觉吧。


-


到了下午,训练室里人多起来。


苏沐橙正玩着押枪,旁边方锐凑上来:“哎哟玩的不错呀还是神枪手…我去银武!怎么藏了个这么厉害的号!给我玩玩给我玩玩!”


“不行,这可是私藏,付出了很多心血的,”苏沐橙头都不抬,“工会那边神枪手小号一堆,方锐大大去临幸它们呗?”


“可那些都不是银武啊,”方锐笑嘻嘻坐在苏沐橙旁边开机,“苏队长就借我玩十分钟吧?要不然借我沐雨橙风也行。”


“你可以找周泽楷借嘛,”魏琛埋头整理图纸,“你们还是同期呢。”


“老魏你不厚道…”


“诶方锐,这个饰品是哪里的,”苏沐橙点着屏幕,“怎么这么多人都有。”


“这个吗,果果之前还在刷呢,情人节任务的普通奖励,就是好看的东西,”唐柔看了一眼,“沐沐你想要吗?”


“我这一男号带什么带,就是问问,”苏沐橙笑笑,拔卡下线,“话说情人节任务里没看到这个啊,任务内容是什么?”


“还能有什么,喜闻乐见单身狗任务,勇者斗恶龙救公主…”


“哪有这么粗暴,”安文逸喝茶,“明明也是个动人的童话好吗。”


“啊反正目标就是打boss救出公主就对了…”


她早就不看童话了,也没有人给她讲故事,这些网络上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任务她完全不知道,只好乖乖听着。


“…话说这任务最后结局挺毁三观,boss血快到底会强制把你血条清到1,然后公主跑出来开了个大招,把龙搞死了,”方锐啧啧感叹,“王子还没到呢就被抢了工作,心疼啊。”


“没有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唐柔打趣。


“当然没有了,不过后来就不知道了,听说当了女王?”


苏沐橙失笑,既然不是童话,干嘛非要王子呢,一个人的公主也能活的很好。


她刷上沐雨橙风,开始准备训练。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7)
©seek the vac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