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蛋挞王

杂食。日常放飞自我。
擅长人话之外的语言。

他早就看他弟弟不爽了。要是他是个金发大胸妹,没事的时候起码还能到卧室练练身手。现在他们没事只能吵架,从土豆烧糊了吵到演出上随地吐痰,虽然他们俩一个肚子出来的,在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上却能尖叫到让人以为英伦三岛下一秒要遭受核弹打击。不吵架的时候,他又是只乖puppy,在他旁边沙拉沙拉摇铃鼓,或者把手背在身后,皱着浓眉唱歌。他想生气,一口气哽在心口又生不起来,跟不解风情的傻小子生气就是自找心梗。

他小时候有很多梦,有他的比没他的多,因为他没有弟弟不在身边的记忆。他觉得那些事情最后都会实现的,只要不要哪天被隔壁小孩儿揍出智力问题,或者因为揍得太狠哥俩一起进局子。小孩儿被揍跑了,女朋友被气得回娘家了,写小报的被喷得失业了,他觉得一切阻碍都被打倒了。他写了很多歌,一部分自己唱,有时候唱着唱着会笑一下,凶巴巴的皱纹柔缓地舒展两秒。有人说怎么听起来都差不多。开玩笑,你爸爸想写啥写啥,反正前奏一响你们都要蜂拥而上。唯一的烦恼是不敢用太难的词,怕他弟不会念,也不敢写太高的调,怕他唱不上去。有一次他就没唱上去,录音的时候只好把高音部分挪给他。算了,能唱出来就好,他点头,弟弟噢了一声,摇头晃脑地溜出去抽烟。

其实也不能说他很糟糕。他俩闹掰之后,两个人反而都过得更好了。他们各自发新专,有了自己的家庭,在一切媒体上隔空吵架又隔空和好,仿佛离开让他们的关系更紧密了。那是不可能的,他想,从我开始写歌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是绝不可能的。他一开腔我就知道,我们只是偶然遇到了,机缘巧合之下当了兄弟,仅此而已。他总要离开我,不管他有没有懂我写的是什么。如果你的表坏掉的时候正好显示了正确的时间,你能说你知道时间吗?他宁愿相信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
©明治蛋挞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