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蛋挞王

杂食。日常放飞自我。
擅长人话之外的语言。

Moonriver.

AJ
标题只是码字时的bgm

-

这天JP回得格外早,纯粹是出于不可控因素:他前脚走进便利店,十月的B市天空就来了一出小孩变脸,瞬间大雨倾盆。他想着过一会儿就停了,于是买了点东西,又蹲在便利店门口抽烟。大街上人来人往,虽然频率低缓色彩柔和单一,毕竟是和markdown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语言。他像柏拉图所说的洞穴人,习得的知识和眼前的世界不兼容,这是一种必须反复体味的疏离,而且是他自己选择并创造的。他丢下烟头,用脚尖碾熄,再捡起来丢掉,如果不是脚上套着五块一双的打折凉拖,当真是个十足的文明市民。怎么啦,他毫不在乎,我的战场不在这里,所以我的盔甲也遵循另一套规则,那就是我自己的规则。

可惜他的规则不是通用的。雨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而蹲在便利店门口抽烟的人越来越多了。没等这群没带伞的可怜人交换一个安慰的眼神,老板就发话了:要不滚,要不买了伞再滚。天啊,老司机偶尔也带带人,门外的世界居然是这么无情的吗。I don't believe the world outside my room. JP把包着塑料袋的速冻饺子顶在头上,一步三叹(世间冰冷)地奔回家,到门口时已经淋了个透心凉。

他摸着钥匙,手肘碰到了门把手,然后门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

我靠。

如果这是一出电视剧,音响师现在已经开始放《凉凉》了。

他屏住呼吸,一点点把小拇指伸进去,试图把门缝扩大一厘米。指尖碰到了一个东西,在他感觉到它的冰凉的一瞬间,他被门板扇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楼道的消防箱上。他眼冒金星,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钻出来,一溜烟地下楼。

明明是月租过万的房子,说好的五星级安保呢。JP一边确认自己腰椎间盘的状况,一边绝望地想,我要搬家。

Alex今天也回得很早,当然也是出于纯粹的不可控因素:JP回家太早了,他还没进入操作系统就听到他在楼道里哼歌。至于门是开的,他来的时候门就是开的,不知道为啥有两个老太太在里面,居然还带了个小孩,可能是JP的亲戚也可能不是,但是接下来要和他共事的是他,禁止一切外人进入,于是他摸了个假证件出来,把那三人吓走了。下次得提醒他换个好点的防盗门,还有不要随便和陌生人透露个人信息,哪怕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太太。

他出了门,很快又进了隔壁的单元楼。接下来的一个月他都在B市,所以他干脆租了个房,正好在JP家隔壁楼,一个楼层,在阳台可以望见他家。他很少有这样能24小时直接监视的机会,这让他有安全感,虽然他和JP很少出现信任危机,可能是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真面目。现在是他抢了先手,开心。

Alex回到屋里,拿出手机一看,JP在屏幕的那头尖叫:“我家居然被人抢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世道啊我要搬家!”

“防盗门换了吗?监控装了吗?门窗都锁好了吗?没有就闭嘴。”

“……你怎么跟我妈一样!我们共事多少年了说话不能好听点吗!”

只有三年,以及我确实是要活成你妈了,Alex想,除了你妈不会用门板扇你。

本来他是负责整个亚洲的活动,自从知道他的搭档,世界知名的JP老师只是个离家出走的未成年宅男之后,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就开始想方设法监控他。当然,主要是通过公共摄像头。也多亏JP足够信任他,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是JP故意允许他的,不然他的行动早就暴露了。

“那你开门。”

他发完这句,把手机丢到床上,走到阳台上,望着对面发呆。对面拉上了落地窗帘,但他还是能看到,一个身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足足绕了五六圈,然后真的去开了门。他忍不住笑了,回去抓起手机,果然有了动静。

“我靠你原来是老太太吗!!还要带着孙子出任务,不容易啊A哥!”

这下可能真的要产生信任危机了。

Alex来B市,JP当然知道,但他不知道还有一个目的是来见他,所以他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就尽可能地减少出外活动,以便不错过任何一个生意上门的机会。但是现在他家大门防不住人,他自然而然地开始考虑搬家的事宜。

“你说B市哪儿比较安全。”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B市住了好几年了吗王文老师?”

“CALL ME JP!!”

Alex想了又想,突然有个好主意。“我在B市有个联系人,你要是觉得不安全可以去他那躲两天。怎么样?”

“……他会说中文吗?”

“你总会说英文吧。他在这边当外教。”

“要付房租吗?”

Alex忍不住感叹素质教育的力量。“下一个case打八五折。”

“奸商!!!”

天寒地冻,狂风大作。他被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人流裹挟着向前走,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但是没关系,大家都不知道,而且他是个小孩。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是个小孩,这意味着他现在是在西伯利亚,正在进行所谓的野外生存训练,这毫无疑问是——天哪,都快二十年了,阿廖沙,你他妈就不能看到点别的吗。没用。他不是某个自带上帝视角的不死雇佣兵。于是他又一次地感受到从脸颊、中耳、头顶、肺部和胃传来的、性质和频率各不相同的疼痛,他感受过无数次了,还将无数次地感受下去。通过疼痛能够感受到脉搏,进而计算心率,估算能量消耗速度或是出血量。知道这个有什么意义?和手机显示电量是一样的。他从未拥有过自己的生命。只有这一件事不在他的掌握之内,永远也不会。

然后Alex醒了。他在心里默数,五,四,三,二,一,站起来的一瞬间,门叩叩响了两声。

还真来了,这是不是就是年轻人总说的“真香”?

现学现用向来是学习语言的好习惯。于是人民教师Alex打开门,正要出声嘲讽,看见JP裹着一条垂到脚面上的黄色毛绒绒空调毯瑟瑟发抖,整个一个落难的春卷,忍不住改口了:“你是不是没有可以出门的衣服?”

“放——不是,我之前淋了雨,现在有点感冒,”JP大咧咧进了门,把速冻饺子递给对方,“而且我也只来过两天,很快就回去。你吃晚饭了没?”

“多谢。要不煮个饺子?”

JP已经摇摇晃晃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冷死了冷死了,为什么室内还这么冷……”他拉上阳台的门,顺手锁了,“这种天气还开窗通风,不愧是战斗民族。”

Alex怔了一下,很快又道:“空调遥控器在电视旁边的柜子上。我去煮饺子。”

这顿饭吃得没滋没味,饺子没蘸醋(Alex忘了,在这个国家,厨房里应该总是有一瓶不透明的醋),他们俩一句话没说。JP玩着手机,一口一个地吞,空调毯经过他脚面垂到地板上。Alex细细地咀嚼每一口,看上去像是在自我放空。JP的盘子里还剩一个饺子,不知道是煮烂了还是他自己戳散的,不吃,一直扒拉着玩。人民教师有点看不下去,咽下最后一口,说:“不想吃了就去洗碗。”

JP的视线从彩色的荧光中悠悠浮上来:“还有三分钟,让我把这局打完。”

“你看上去简直像个无业游民。”

“请叫我网络安全工程师谢谢。”

各色的光芒在少年的脸上散开、闪烁、凝聚。Alex想起他从各种各样的摄像头里看到的JP,裹着过大的连帽运动衫,上面印着图案和slogan,在人群中流动沉浮。尽管他在网络世界里声名显赫,但在他能够通过眼睛看到的这个城市里只是很小的一粒泡沫,稍稍浮上水面,很快地又随之消失。

JP龇牙咧嘴地出了一口气,把手机屏幕朝下扣在桌上。Alex猜他这把输了。他呼啦一口吞下盘子里的东西,又伸手从Alex面前抽走他的盘子,去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他又探出个头来:“不好意思,晚上我睡哪儿?”

“沙发的靠背可以放下来。”

“……fine。”

他们一起吃了饭,在某种意义上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真是有够奇怪,Alex想,但这很符合他的职业要求:如果你不应该知道一件事情,也不应该问。至于这个孩子,如果不是太狂妄,就是太缺心眼,连自己的身份可能被其他人知晓也毫不在乎。厨房里的水声大得像是水龙头被炸飞了一样。等等,如果他只是信任合作伙伴不会卖队友,或者已经知道我就是屏幕对面的人呢。厨房里面怎么有东西碎掉的声音。

脑袋又探了出来。“不好意思,刚刚是个意外……”

算了,碎就碎吧,反正平时也不做饭。Alex摆摆手,又开始放空。他还可以自我安慰,王文老师广阅各种影片,深知情报工作的危险性,为了这位萍水相逢的朋友的朋友以及自己的安全决定装傻——要是这样,那他可能真的是傻。阴暗的可能性在他心头盘旋。算了,一个半小时前买的盘子都让他摔了,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他闭上眼睛,让训练的内容在脑海里闪回:避免负面情绪的最佳方法:转移注意力。于是他决定不要再想这件事。他放松身体,靠着椅背翻了个身。

在厨房里的JP却忐忑的要命。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吃饭就摔了东西,还是外国人,不能用碎碎平安那一套糊弄过去。这人看上去面无表情,毕竟是大魔王的手下,不知道脑子里在盘算什么。他在进门之前想过至少三种开场白,分别对应三种不同的人物形象:高冷西装、皮夹克猛男和夜店小王子。万万没想到,里面是个戴黑框眼镜穿米色毛衣开衫的瘦高小哥,声音和他的金发一样软。什么情况,居然是个文青!而且没对暗号就放他进去了。虽然他广阅各种影片,深知情报工作的复杂性,但也没想明白合作伙伴的入伙标准。

他把其他餐具放回橱柜,正要收拾一地的碎片,一阵秋风吹的他浑身一软,差点直接跪上那堆碎片。原来厨房的窗户也没关,难怪这人脸色苍白。Alex怎么会找这种人当线人,因为他容易被灭口吗?如果需要刻意留一个漏洞,他也总是会写容易被攻破的那种。他和Alex的工作虽然是在不同的世界,有时候逻辑是共通的。JP把碎片用饺子的包装袋包好,又在外面包了一个塑料袋,打上死结。那自己呢?

“拿到门边放着,我明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去丢。”

Alex侧身靠在椅背上,蓝色的眼睛冲着他眨了一下。

JP决定不再想那个问题。他说:“你这儿网速怎么样?我要工作了。”

于是,现在不叫Alex的Alex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名字的JP,坐在同一张桌子边,同样的低着头,指尖敲打屏幕的声音相互应和。窗外的风声雨声,则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

为什么从笔记里粘过来格式就乱了……搞不定,算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4)
©明治蛋挞王 | Powered by LOFTER